<blockquote id="2yawm"></blockquote>
  • <samp id="2yawm"></samp>
  • <samp id="2yawm"><s id="2yawm"></s></samp>
    <samp id="2yawm"><rt id="2yawm"></rt></samp>
    路遙作品集
    分享到:

    第三部 第8章

    所屬目錄: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    平凡的世界作者:路遙

    孫少平徑直來到與采掘區隊辦公室相連的浴池,開始了下井的第一道程序——換工作衣。

    由許多小柜組成的一排排大作衣柜就立在水池旁邊。一人占一個小柜,鑰匙自帶。整個浴池為三層樓,每層的格局大同小異。少平的作衣柜在三樓。

    現在,中午十二點入坑的工人,正陸續走上地面。他們在通往井口那條暗道旁的礦燈房交了燈具,就紛紛進了浴池。這些人疲倦得連說話的氣力也沒有,沉默寡言地把又黑又臟的作衣脫下。有的人立刻跳進黑糊糊的熱水池,舒服得“啊啊”地呻吟。有的人先忙著過煙癮,光屁股倒在作衣柜前,或蹲在浴池的磁磚楞上。所有的人都是兩支煙銜接在一起,到處聽得見“咝咝”的吸氣、“撲撲”的吹氣以及疲勞的嘆息聲。

    整個大廳里彌漫著白霧般的水蒸氣和臭烘烘的尿臊味。

    孫少平把自己身上的干凈衣服脫下,塞進衣柜,從里面拉出那身汗味刺鼻的作衣匆匆穿在熱身子上。煤礦工人也許不怕井下的熬苦,但都頭疼換衣服——天天要這么脫下又穿上!尤其是冬天,被汗水和煤塵染得又黑又臟的作衣,潮濕而冰冷,穿在身上直叫人打哆嗦!

    少平作衣的褲子后邊,已經被礦燈盒的硫酸腐蝕開一個破洞。好在有襯褲,不至于露肉。有許多人就是露著屁股下井的。井下誰也不在乎這。和他一塊干活的安鎖子,經常連褲子也不穿,光身子攉煤哩。在煤礦,男人相互間對裸體都看厭煩了。

    少平換好工作衣,就從浴池的樓上走下來,在一樓礦燈房的小窗口,把燈牌扔進去。接著,便有一只女人的手把他的礦燈遞出來。礦燈房四壁堵得象牢房一般嚴實,只留幾個小口口。里面全是女工——一般都是丈夫因公傷之后頂替招工的。煤礦的女人太少了,就是這幾個寡婦,也常是礦工們在井下猥狎地百談不厭的話題。她們被四堵水泥墻保護得嚴嚴實實,以免遭受某些魯莽之徒的攻擊。男人們只能每天兩次看看她們的手。少平從那只女人手里接過自己的礦燈,把燈繩往腰里一束,就提著打盞穿過暗道,向井口走去。暗道本來有燈,但早被人用斧頭打掉了。如果再安,不出一天照樣會被打掉。疲勞的工人常常冒出許多無名火而無處發泄,不時隨手搞點小小的破壞。

    穿過暗道的盡頭,準備下井的工人從井口一直涌到了那幾十個水泥臺階上。人們到這里仍然是沉默寡言,只聽見上下罐的信號鈴在當啷當啷地響著……十分鐘后,少平便下到井底。接著,在黑暗的坑道中步行近一個小時(其間要上下爬四五道大坡),才來到他們班的工作面上。

    頭茬炮還沒有放。所有的斧子工和攉煤工都在溜子機尾的一個拐巷里等待。人們在黑暗中坐著,或干脆大叉腿睡在煤堆里。正象農民在山里不嫌土,煤礦工人也不嫌煤,什么地方都可以躺下睡——反正這地方誰也別想把衣服穿干凈!

    這一段時光實在叫人閑很慌。礦工一下井,就想馬上干活。每天的任務都是死的,干完才能上井,那么最好早點就干。但井下的工作程序也是死的,沒有放炮,想干也干不成!

    在這個時候,人們既然閑得沒事,又不能抽煙,總得尋找某種消遣方式。最好的消遣方式當然是議論女人。首先從礦燈房小窗口那只女人的手談起,一直談到和自己的老婆睡覺和各種粗俗不堪的細節。人們在黑暗中猥狎地說笑著,微弱的礦燈光照出一張張露著白牙的嘴巴。

    通常這個時候,少平總是把隨身帶下井的一本書在黑暗中翻到折頁的地方,然后借用手中的礦燈光,一聲不吭地看起來。最近他看的是《紅與黑》。這本書他以前粗粗翻過。印象不深,因此想再看一遍。

    前不久,班長王世才突然提議,讓少平利用這個時間,給大伙講講書中的故事。王世才不識字,但很愛看戲聽故事。另外的人對自己的老婆也說膩了,一致支持班長的提議。“這是本外國書。”少平對班長說。

    “外國人也是人!他們的故事咱們正聽得少!你說!”“外國的男人女人一見面就一個啃一個,正美!”安鎖子喊叫。

    既然班長提議,大伙都想聽,少平只好給他們講起了《紅與黑》的故事。于連這個名字象中國人的名字,大家能記下;其他人物的名字他都用什么“先生”、“夫人”、“小姐”等代替了……

    今天,大家躺在黑暗的煤堆里,又準備聽他講于連的故事。

    孫少平盡管今晚心情不太好,但他還是在煤溜子的隆隆聲中,接著昨天的情節給大伙講開了。今天該講于連怎樣爬著那個梯子,從窗口鉆進了“小姐”的臥室。

    當少平繪聲繪色地講到于連爬進窗戶,抱住那位“小姐”的時候,安鎖子突然象發情的公牛那般嚎叫了一聲,便從少平手中奪過那本書,一揚手扔在了煤溜子上。“去它媽的!于連小子×美了,老子在這兒干受罪!”

    少平還沒反應過來,那本《紅與黑》就被溜子拉走了。于連,“夫人”、“小姐”,以及整個巴黎的上流社會,都埋進煤堆,滾進了機頭那邊的溜煤眼……安鎖子的舉動引起黑暗中一片快活的哄堂大笑。

    少平無可奈何,一本書的毀滅引得大家一笑,那也許就是值得的?無聊而寂寞的人們呀!

    瘋狂的安鎖子做完這件破壞性的工作,象什么事也沒有發生,把褲子一脫,光屁股蹲在一邊就拉開了屎。

    “我造你親媽!你不能往遠一點嗎?”王世才罵道。那邊只傳來“嘿”一聲無恥的笑。

    少平知道,安鎖子已經三十歲的人了,還沒找下老婆;因此一聽男歡女愛,就忍不住變態似的發狂。唉,去它媽的!書毀就毀了,他只能另買一本……這時,掌子面那邊接連響起沉重的爆炸聲。頓刻間,濃煙就灌滿了巷道。有人破著嗓子咳嗽起來。

    炮聲一停,王世才象只老虎一般跳起來,喊叫大家趕快進工作面!于是,那天天照舊的驚險的場面便又展開了……接連攉完三薦炮炸下的煤,他們一個個累得象死人一般。眾人先后搖搖晃晃通過黑暗的巷道,向井口走去——此刻,地面上又該是陽光燦爛的時候了。

    離開掌子面的時候,少平突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般眩暈。他知道自己病了。其實昨夜開始干活的時候,他就感到兩條腿發軟,身子輕飄飄地沒有一點力量,脊背上時不時掠過一陣似冷似熱的激流。這個班他是勉強支持下來的。既然到了井下,就應該把這一天的工資完整地拿到手!

    現在,干活的人都自顧自走了,他渾身象著了火似的,一個人手哆嗦著扶著巷道凹凸不平的巖壁,慢慢從絞車坡走下來。

    下了幾道坡以后,他好不容易來到風門后邊——出了風門,就是大巷里了。

    但他再也沒力氣拉開那扇沉重的門。

    他頹然地坐在潮濕的地上,嘴里發出輕輕的呻吟。黑暗,無聲無息。此刻,他就象身處另外一個無生命的世界,永遠不能返回到人間。

    他勉強掙扎著立起來,兩條腿打著顫,試圖再一次拉開那扇風門。

    又失敗了。

    他簡直不知道該怎么辦。即是拉開這道風門,還得拉開另外的相同的一道,他才能走到大巷里。

    看來,他只能等待下一班工人的到來,但這得等很長時間,說不定這期間他會昏迷過去。

    他絕望地再一次靠巖壁坐在地上。

    他恍惚地看見,那扇風門竟無聲地打開了。

    接著,彎腰走進來一個人。

    他只從氣息上就嗅出是班長!

    “我沒見你出來……怎啦?”王世才用手在他頭上摸了摸。“你病了……站起走吧!”師傅架著胳膊把他從地上拉起來。

    一股熱辣辣的激流涌上了孫少平的胸腔。他無聲地立起來,依靠著師傅的肩膀,走出了風門……上井后,少平在師傅的幫助下洗了一個熱水澡,感到稍有好轉,但還不可能退燒。

    “走,到我家里去。你是著了涼,吃點熱呼飯,再睡一覺,就屁的事也沒了!”王世才換完衣服,硬把他拉起身。

    他只好隨著師傅出了大門,從壓風房那邊的小坡上拐上去,沿著鐵路向師傅家走去。一路上,王世才一直架著他的一條胳膊。

    到家后,王世才馬上叫老婆單另給他做一碗酸辣面條。我們知道,這個家少平已經來過一次。那時他是一個想要點醋的生人。如今,他們已經成師徒關系了。王世才的老婆叫惠英,象所有礦工的老婆一樣,對男人關照的體貼入微。她早已把菜炒好,細心地用腕扣在爐邊上。她一邊招呼少平吃藥,一邊開始侍候男人喝酒吃飯。

    少平的面條做好后,明明搶著要自己端給孫叔叔。惠英只好在后面象老母雞一樣護架著他,生怕把孩子燙了。王世才一邊喝酒,一邊看著她母子倆不由滿足地“嘿嘿”笑著。

    當少平從這母子倆手中接過熱燙燙的一碗面條時,淚花子在眼眶里直打轉。他沒有想到,在遠離故鄉的地方他受到了這種親人般的關照。

    吃完飯,少平就準備回他自己的宿舍去,但一家三口人都不讓他走。王世才夫婦拉扯著把他帶到旁邊的屋子里,給他安頓好床鋪。他們在他身子壓了三床棉被,還在屋里生起了火……

    少平一覺睡醒后,已經到了夜晚。惠英給他端來小米湯和各種小菜。王世才對他說:“我一會上班走呀,你晚上就在這里睡,不要回去了,熱身子不敢再冒風。想吃什么,就叫你嫂子給你做!”

    少平強忍著沒有讓淚水沖出自己的眼眶。

    惠英也笑著說:“到這里就不要見外。你王大哥常回來夸你,說你有文化,還能吃下煤礦的苦。以后你常跟你哥回來!大灶上的飯沒法吃!你說嫂子的飯怎樣?”

    “好!”少平說。

    王世才手在老婆的屁股蛋上拍了一巴掌,說:“甭自夸自了!”

    “別打我媽!”明明喊叫著,用他的小手報復似地在他爸爸的屁股上也拍了一巴掌,使得三個大人都忍不住大笑起來。“今天你能喝酒了,好好陪你哥喝兩杯!”惠英說著,便在兩個大玻璃杯中倒滿了白酒。這是煤礦工人喝酒的氣度——不用小盅,而用城里人喝茶的大杯。在潮濕陰冷的井下干八九個小時的活,上地面來灌一兩杯燒酒那是再好不過了;它使人暈暈乎乎,忘記疲勞,忘記驚心動魄的掌子面……少平在喝酒的時候才知道,明天是明明的生日——小家伙要滿六歲了。他尋思得給孩子買個什么禮物。他問明明:“你最喜歡什么?”

    “喜歡狗!”明明說。

    對,他記起商店里有一種絨毛做的玩具狗,挺大,挺威風。就給他買這件禮物吧!

    吃完飯,王世才沒有睡覺,說他要到矸山上撿點燒飯的煤去。

    少平立刻說:“我跟你一塊去!”

    “你不要去,你病剛好。”惠英說。

    “要去就去。”王世才不阻擋他。

    于是,師徒倆就一塊相跟著出了門,向矸石山走去。少平擔著筐子,師傅背抄著手走在后邊。

    對于大部分黑戶人口的礦工來說,盡管他們生活在一個煤的世界,整天都在挖煤,但他們自己的煤卻不那么容易搞到。他們當然不想出錢買煤,只好利用上井休息的空隙,到矸石山的矸石中間去撿一些碎小的煤塊。

    這同樣是一件很苦的事。在矸石山的陡坡上,人連站也站不住,而上面的矸石還在不斷嘩嘩往下飛滾,不小心就會被砸得頭破血流!

    少平沒讓師傅動手,他自己一個人到矸石山的陡坡上,沒用多少功夫,就撿了兩筐煤。

    撿好煤后,他們沒有急忙下山。兩個人坐在山崖畔上一邊抽煙,一邊拉話。

    王世才很動感情地對他的徒弟說:“咱們煤礦工人就是苦。井下拼命干活,一天給國家出好多煤,可自己的老婆孩子連個戶口也沒。除非我死在井下,要不,你嫂子和明明就要當‘黑人’……

    “我在井下已經干了十幾年,被矸石打掉兩顆門牙,身上的傷疤數也數不清。有時我累得的確不想下井了。可是,每當我晚上趴在你嫂子的肚皮上,我想,這么好的女人,還給我生了這么好的兒子,可他們要吃飯呀!所以,第二天起來就又鉆到地下了。你如果有老婆,就明白我說的這些話了……你現在沒有?趕緊找一個!煤礦這么苦的話,沒個老婆可是不行啊……”。

    少平靜靜地聽著,眼睛一直望著遠方的山巒。他沒有回答師傅的問話,而心里卻想著曉霞。此刻,他的心是冰涼的。

    曉霞!曉霞!現在我越來越明白,我們是不可能在一塊生活了。無疑,我的一生,就要在這里度過。而你將永遠是大城市的一員。我決不可能生活在你那個世界里;可是,你又怎能到我這個世界來生活呢?不可能!你不可能象惠英一樣,到這樣一個地方來侍候一個煤礦工人;你恐怕連到這里看一看的愿望都沒有……他們在這里蹲了一會,少平便擔起煤筐,師傅背抄著手跟在他后邊,兩個人相跟著慢慢走下山來。

    下一章:
    上一章:

    52 條評論 發表在“第三部 第8章”上

    1. 曉霞說道:

      會嗎 曉霞會嗎

    2. 說道:

      讓嘵霞調走他。又不是第-次開后門。

    3. 悲劇說道:

      天不近人意

    4. 夏天的冰說道:

      夢想與現實的距離

    5. 流云說道:

      少了目標才是最可怕的,少平、少安無疑是這樣的人,他們應該想想朱元璋為什么從乞丐當上皇帝

    6. 匿名說道:

      路遙,你要是再讓少平和曉霞分開,你做死

    7. 唯一說道:

      小說中的少平和小霞可以理解成一種意向,路老師要表達的是人生和道理。

    8. 我的地盤我做主說道:

      少平知不知道以后會和曉霞分開呢?

    9. 冷言說道說道:

      人生是多么的不易啊!

    10. 往事浮沉說道:

      最起碼》》》》人間自有真情在,前提是你真心待人。

    11. 甜園風光說道:

      當個煤黑子確實不易!

    12. 說道:

      如果知道結局是悲劇了

    13. 瘋狼說道:

      祝有情人終成眷屬,兩個人彼此喜歡對方,希望她們如愿以償

    14. 祥熙說道:

      王世才給咱河南人長臉,

    15. chwonderh說道:

      好人有好報

    16. 由于說道:

      難道少平又要重復他哥的悲劇嗎

    17. 拜拜說道:

      生活真的是難以改變啊

    18. 西嶺說道:

      河南人夫妻好人啊,王世才對少平就是救命之恩。

    19. summer說道:

      根據我爸他當年挖礦的經歷,下礦不穿是很危險的,尤其是腿部,礦里濕氣很重,如果不穿棉褲,長久了就會得風濕,不知道全國的一樣不,我爸當年就抱著必死的心去了廣西的一個私人煤礦

    20. 匿名說道:

      煤礦工人確實太苦了

    21. 柯南說道:

      路遙,你要是再讓曉霞和少平分開,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。

    22. 南宮紫陌說道:

      如果人家把我書毀了,我一定會罵他,看來我比少平小氣多了,王世才人好好,少平有他照顧日子會好過些

    23. 說道:

      少平和曉霞真是可憐

    24. 路人說道:

      終于明白小霞為什么“死了”,她不可能做個礦工的媳婦,同時調走少平,又失去了平凡的意義!太喜歡這本書了

    25. 旺仔說道:

      難道少平也會他哥一樣?

    26. 匿名說道:

      我就在矸山撿過煤,和書中描寫一致,那時候沒有感覺苦,煤礦的孩子都會去矸山撿煤,作者寫的就是礦工的生活,

    27. 匿名說道:

      炮采面比宗采還復雜

    28. 匿名說道:

      想起我爸爸做煤礦工人的時候有多辛苦了,爸爸還是煤礦里干活養家,我都二十多歲了~~卻沒讓他好好享福。為了妹妹讀書,他說還要干兩年。我卻無能為力!太不孝順了

    29. 匿名說道:

      換作我,可能我都想爭取一下

    30. 會飛的魚說道:

      少平 你要加油啊

    31. tih說道:

      hmxkruuc.jufhj.

    32. 龍爪凌光說道:

      路遙的作品是藝術與思想的完美結合—-看看現在國家的政策,取消戶籍制度,打破二元社會結構,30年后才實現—-人生而平等的社會地位

    33. 獨孤九劍說道:

      少平脾氣真是太好了,書讓安鎖子扔了,怎么也要反抗一下。否則以后還扔嗎?得寸進尺嗎?

    34. 一個人說道:

      太可憐了 也很感人!!

    35. 天山雪說道:

      雖然不真實,但還是為曉霞和少平的愛情揪心。讓曉霞死去看來是最完美的結局。

    36. 小小的世界說道:

      少平善良的以“小人”的心態度了曉霞之腹,曉霞也是一個喜歡挑戰時事,喜歡堅強,勇敢,有故事的男子漢少平。

    37. 過來人說道:

      小的時候,挑過水,無論冬夏;撿過煤渣,挖過野菜——。81年,考上大學,還是“哈工大”,89年下海。睡過海邊,餓過肚子,,,跟少平有共鳴。

    38. 婉璐說道:

      沒想到煤礦工人生活很苦,“我在井下已經干了十幾年,被矸石打掉兩顆門牙,身上的傷疤數也數不清。有時我累得的確不想下井了。人的精力和體力達到極限。苦累

    39. 麻辣小龍蝦說道:

      對于那個年代的人而言,生活可以很簡單,老婆孩子熱炕頭!

    40. 匿名說道:

      礦工的工作環境確實艱苦,我小學時下井參觀過,向他們致敬。勞動光榮,勞動可保溫飽,但豈可大富?

    41. 谷園書屋說道:

      路遙先生的文字,寫了苦難的生活,苦難的人!

    42. 谷園書屋說道:

      路遙先生告訴我們:人人生而平等,但是,只是“生”而平等而已,怎么“活”著就不平等了。

    43. A澤說道:

      有時感覺孫少平的影子里有一個我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最近更新
    隨機推薦
    703彩票平台703彩票主页703彩票网站703彩票官网703彩票娱乐 周口 | 和田 | 香港香港 | 武安 | 荆州 | 日照 | 兴安盟 | 平凉 | 遵义 | 沛县 | 山西太原 | 台北 | 梧州 | 偃师 | 山东青岛 | 汕尾 | 台中 | 海安 | 新乡 | 揭阳 | 上饶 | 上饶 | 朝阳 | 黄冈 | 象山 | 达州 | 马鞍山 | 滁州 | 福建福州 | 庄河 | 沛县 | 昭通 | 玉林 | 眉山 | 东阳 | 和田 | 克孜勒苏 | 郴州 | 红河 | 辽源 | 河北石家庄 | 通化 | 锡林郭勒 | 玉树 | 乳山 | 牡丹江 | 保定 | 乌海 | 毕节 | 聊城 | 长垣 | 榆林 | 醴陵 | 海门 | 嘉兴 | 佛山 | 驻马店 | 改则 | 龙岩 | 克孜勒苏 | 包头 | 凉山 | 西双版纳 | 安岳 | 凉山 | 抚顺 | 潜江 | 牡丹江 | 任丘 | 云浮 | 南平 | 武威 | 兴安盟 | 济南 | 广安 | 崇左 | 张家界 | 新疆乌鲁木齐 | 顺德 | 七台河 | 河南郑州 | 大理 | 塔城 | 芜湖 | 娄底 | 南通 | 榆林 | 香港香港 | 池州 | 偃师 | 白山 | 临夏 | 柳州 | 惠州 | 盐城 | 沭阳 | 绍兴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