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lockquote id="2yawm"></blockquote>
  • <samp id="2yawm"></samp>
  • <samp id="2yawm"><s id="2yawm"></s></samp>
    <samp id="2yawm"><rt id="2yawm"></rt></samp>
    路遙作品集
    分享到:

    第三部 第52章

    所屬目錄:平凡的世界 第三部    平凡的世界作者:路遙

    生活中的某種巧合常常使人感到象是天意的安排。金秀怎么能想到,她在這樣一個地方和少平哥相遇呢?當她面對受傷的少平時,心中不知是喜還是悲!喜的是,她這樣意外地見到了他。悲的是,她見到的是一個受了重傷的孫少平。

    悲喜交加的金秀現在既顧不上喜,也顧不上悲;她要全神貫注、全力以赴護理好親愛的少平哥哥。也許這的確是一種天意的安排,使她有機會能以這樣一種方式接近他……不用說,金秀太熟悉躺在眼前的這個人了。在她童年和少年的全部生活中,他都是她周圍少數幾個最親近的人。他是她哥金波的朋友;是她的朋友蘭香的哥哥。他們兩家人一直親密無間地生活在雙水村,每個人都象自家人一樣可親。

    可是雖然如此,由于年齡的差別,以前她和少平哥之間猶如隔輩之人,不象她和蘭香那樣交往自如。從她記事開始,她就一直把少平看作是大人,而自己在他面前永遠是個小孩子。

    直到她自己感覺到自己也長成了大人后,細細一盤算,才有點驚訝地“發現”:少平哥只比她大四歲呀!

    他們實際上是同代人。只因為少平哥成熟早,她才老早把他看成大人自己好象一直是小孩。就是現在,她也很難完全把這種心理調整過來。自從她考上大學來到大城市,進入另一個生活世界以后,雙水村,石圪節,原西城,以及過去生活中親近的人,似乎漸漸變得遙遠而模糊了。新的天地和新的人物占據了她的生活。與此同時,她也告別了孩子時代,進入了成年人的行列。這種急速的變化,使人馬上感到過去十幾年的一切都成為久遠的歷史,被紛亂地存放在了記憶之中。生活中的金秀成了另一個金秀。接著,風度和學識俱佳的顧養民走進了她蓓蕾般的情感世界。她戀愛了。愛情之火烈焰熊熊燃燒了一些時候。后來,不知為什么,心靈中的這簇火焰跳蕩得不象當初那般歡快。她漸漸感到她和顧養民之間有某種不太和諧的東西。不是他有什么明顯的缺陷;恰恰相反,他各方面都很出色。但是,對她來說,他身上總缺點什么。而這種缺憾是不能通過其它途徑所能彌補的。什么缺憾?歸根結底是性格不合。他太學者氣,而她需要一個性格剛健的男友。當然,這種學者風度決非什么缺點,對某些女孩子來說,她們對男人所追求的正是這一點。可是,這一點正是她所不滿足的!

    就在這種情況下,她想到了少平哥。這次,是她自己主動走進了一個男人的感情世界,而且自然得讓她感到驚訝。她愛上了少平哥?愛上了!愛得如此強烈,以至都不由向她哥金波含蓄地流露了她的心思。在她迄今為止的生活范圍內,她感到只有少平哥具備她所要求的男人的素質。是的,他許多方面都無法和優越的顧養民相比。他沒有上大學。他是煤礦工人。但他強健的體魄,堅定深沉的性格,正是她最為傾心的那種男人。另外,他們從小就象兄妹一般相親,如果一塊生活,那種甜密也許是外人所難以替代的。至于煤礦工人又有什么關系!她已經是一個能超越世俗觀念的人;她懂得幸福不在于自己的丈夫從事什么樣的職業,而在于兩個人是否情投意合。金錢、榮譽、地位和真正的愛情并不相干——從古到今,向來如此!到時候,她要求分配到他所有礦醫院就行了。只要和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,即便到天涯海角去生活也是幸福的。

    所有這一切實際上都還是她自己的單相思。她沒有機會向少平哥表白她的心意。她曾想給他寫一封信,但提起筆又鼓不起勇氣。唉,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之間太親近了,反而有一種難言的障礙。另一方面,也是因為養民太愛她。使她的感情受到了牽制;她也鼓不起勇氣斬釘截鐵地斷絕和顧養民的關系。初戀中類似的猶豫不決是允許的,也常常是不可避免的。這肯定是暫時現象,事情到最后總會有個難一不二的結局。因此,我們先不必匆忙地責備我們親愛的秀!

    現在,一次意外的事故,終于把孫少平送到了她面前。

    不過,盡管看起來這似乎是一種天意的安排,但事情究竟會怎樣發展,我們還很難預料……得要順便交待一下:顧養民已經在去年夏末的時候,考上了上海醫科大學的碩士研究生,戀戀不舍地離開了他親愛的姑娘,到那個龐大而雜亂的大城市深造去了。半年來,幾乎每星期都要給金秀一封情意綿綿的信。他也能不斷收到金秀的回信。但是,他并不知道,他所熱愛的姑娘,很大一部分心思早已飛到了銅城那條小山溝的煤礦上……秀是不久前來醫院實習的。這次實習的同學分散在城內各大醫院,他們宿舍只有她一個人留在附屬醫院。白天在醫院搞實習,晚上要回去照門。

    今天晚上,她不能回宿舍睡覺去了。她要守護在親愛的少平哥身邊……

    現在,天色已經發白。

    遠處傳來車輛行駛的隆隆聲。她沒有一絲睡意,手一直握著少平的手。她知道,他此刻需要一個親人在自己的身邊。她為他的傷痛焦急難過,又為她能在這樣的時候守護在他身邊感到幸福……

    孫少平慢慢才弄清楚了他自己發生了什么事。

    傷勢不輕,這他心里明白。他慶幸他還活著。

    但這傷將給他留下什么后遺癥,他估摸不來。頭劇烈地疼。右眼象戳進了一顆鐵釘。會不會成為白癡或至少會成為“獨眼龍”?如果是這樣,那還不如死掉!象師傅和曉霞那樣干干脆脆離開這世界。

    是的,他才二十七歲,還沒好好活幾天人。但他不愿以白癡或殘疾人的身份在這個世界上活一輩子。秀說“不要緊”,這多半安慰他。如果“不要緊”,為什么要把他弄到省城來治療?

    現在,他緊緊握著秀的手不愿放開。在這樣的時刻,他承認自己的精神是脆弱的。他感謝命運把秀及時地安排在他身旁,使他有個依托。

    “現在……是什么時候?”他問秀。

    “天已經明了。”

    “太陽出來了嗎?”

    金秀抬起頭,透過落地式大玻璃窗戶,看見遠方亮起大片的玫瑰紅。

    她對他說:“快了!”

    “太陽……”他嘆息了一聲。“以后還能看見太陽嗎?”“怎么不能?哥哥!一切都會象過去一樣。等你好了,咱們一塊到郊外的山上去看太陽!”

    “不過,秀,還是咱們雙水村的太陽好。早晚又圓又紅,中午象金子一般黃亮。城里的太陽有時候象蒙了灰塵,模模糊糊。秀,你不知道,礦山的陽光也好,只是我們一年四季很少能看見……”

    “哥,等你好了,咱們一塊回雙水村。要不,我跟你去礦山……”

    “噢……你應該很快給蘭香打個電話,讓她來頂你。你一個晚上沒睡了!”

    “蘭香不是到四川西昌實習去了嗎?你不知道?”“噢!我忘了……她是半月前走的。”

    “要不要我給她發一封電報?”金秀問。

    他沒有回答。顯然有點猶豫——他不愿耽誤妹妹的實習。“不要給她發吧!”金秀自己先開口說。她愿意此間由自己一個人陪伴他。

    “嗯。”少平肯定了她的意見。

    “也不要讓雙水村家里的人知道。他們來也不頂事,只會著急。”秀又補充說。

    少平用勁握了握她的手,說:“那這就要麻煩你了……”

    “這就是我的專業!哥哥,你放心,一切都有我哩!”

    “秀……”他叫著她的奶名,但不知該說什么。

    他感到,又有兩滴燙熱的淚珠灑在了他的手背上。一層熱浪漫過了他的心間。他還能對生活有什么抱怨呢?生活是這樣地厚愛他,使他在任何時候都有溫暖的感情包裹自己的身心。

    孫少平!就因為如此,你也應該重新走向生活!二十七年來你付出的太少,不值得接受生活如此的饋贈。你應該在以后短暫的歲月里,真正活得不負眾愛……他在內心向自己發出忠告。

    不知為什么,他猛然間想起了葉賽寧的幾句詩:不婉惜,不呼喚,我也不啼哭……金黃的落葉堆滿我心間,我已經再不是青春少年……

    在以后緊接的日子里,本院享有國際聲望的一位眼科教授為他的右眼做了手術。

    手術十分成功。據專家稱,以后也不會影響視力。

    在他整個臥床期間,金秀既是護理,又是親屬,日日夜夜守在他身邊。他眼上纏著繃帶,看不見他的“守護神”。他只能呼叫她的奶名,傳達他內心那種親兄妹般的感情。他已不記得金波曾提起的那樁事。他還和過去一樣,把金秀和蘭香一同看作是自己的親妹妹。

    在這些漫長的沒有白天的日子里,由于有金秀在身邊,他并沒有感到過寂寞。他和秀用外人所難以體會的美妙的原西土話拉家常;有時候,秀還給他讀小說,讀詩;或者兩個人一塊聽音樂……

    在他重見天日的那天,妹妹蘭香也趕來了。當然,和妹妹一起來的還有她的男朋友吳仲平。

    繃帶和紗布一層層揭開……當他時隔多日,再一次真實地看見立在他面前的親人時,忍不住眼里含滿了淚水。他有一種重新回到人間的感覺。

    他淚花閃閃的目光依次在秀、蘭香和仲平臉上停留了片刻;然后有點不好意思地扭過頭,透過玻璃窗戶,久久地望著室外燦爛的太陽。太陽,太陽,在任何地方都美好地照耀著我們!

    因為腦震蕩還沒有痊愈,他要繼續住院治療。

    這下子,陪伴他的是三個人了!秀因為還在醫院實習,經常在他身邊;蘭香和仲平隔一天就來醫院看望他一回,吃的東西堆得滿房子都是。

    這期間,少平接到惠英嫂的一封焦急萬分的信,說她等輪休假一到,就帶著明明來看他。他趕忙給她回了一封信,說自己一切都平安無事,不久就能出院,讓她千萬不要來,免得折騰不算,還要耽誤明明的學習……幾天以后,吳仲平和蘭香與他單獨談了一件重大的事情。仲平提出,等少平出院后,由他給父親做工作,把他從大牙灣煤礦調到省城來工作。

    “我已經從側面打聽清楚了,我父親和你們銅城礦務局局長是老相識。我讓父親給你們局長寫封信,你帶回去直接找他也行,或者我跟你去一趟也行。估計問題不大。”仲平熱心地對他的“妻哥”說。

    少平也知道“問題不大”。省委常務副書記通過局長調個煤礦工人,那的確易如反掌。

    但他沒有馬上對這件事表態。他不愿用一些堂皇的高調拒絕仲平的好意,以此證明自己的“思想境界”不凡。但說實話,他至少在目前對來大城市生活產生不了熱情。不是他對大城市有什么偏見。不,大城市的生活如此豐富多彩,對任何人都是有魅力的。

    最主要的是,他對煤礦有了一種不能割舍的感情。感情啊,常常會令人難以置信地決定一個人的行為!正如男女結合,決定的因素往往不僅僅是因為對方漂亮,而正是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刻骨銘心的感情。是啊,大牙灣是他生活的戀人。他深深地愛著這個“黑皮膚的姑娘”;他不能在感情上和它斷然割舍。他在那里流過汗,淌過血,他怎么會輕易地離開那地方呢?一些人因為苦而竭力想逃脫受苦的地方;而一些人恰恰因為苦才留戀受過苦的地方!

    在我們的生活中,總會有一些人的認識超出一般的水平線。這種認識當然出自這些人非同一般的生活經歷,而不在于讀了多少偉人們的“生活指南”書。當然,這不是說,一定要在某些不協調甚至對立的認識中分出是非來。比如,孫少平自己不愿來大城市生活,并不意味著他對大城市和生活在其間的人們有絲毫鄙視的情緒。不,恰恰相反!這個人常常用羨慕和祝福的眼光看待大街上紅光滿面的男女老少。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生活。只不過,對孫少平來說,他感到他目前的生活只能在大牙灣煤礦——那里有一縷深深的情愫在纏繞著他的心靈啊……蘭香幫仲平勸他:“二哥,我知道你的性格哩。但你現在受了傷,繼續在井下勞動身體怕吃不消了。你到這里來,找個稍微輕松一點的工作,有個什么,我們也能照顧你……”他指了指自己的臉,開玩笑對妹妹說:“我這副尊容,生活在這里,實在對不起這么漂亮的城市!漂亮的地方應該讓漂亮的人們生活!”

    三個人都笑了。笑中都深藏著酸楚。

    仲平和妹妹走后,少平臉上的笑容即刻消失。是的,他說了一句玩笑話,但確實反映了他的真實心境。他知道,他的容貌被毀了。他臉上已經留下了一道永遠不能消失的疤痕。對于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來說,這道疤痕是太可怕了。疤痕永遠地留在了臉上,痛苦永遠地留在了心上。直到現在,他還沒有勇氣去照鏡子——他怕看見生活贈給他的這枚“紀念章”……

    在這里,春天的訊息比北方的山區早來近兩個節氣。寒冷不知不覺消退了,戶外的陽光有了一種暖烘烘的感覺。風帶著潮濕的柔情,開始親吻這座城市。楊樹和柳樹的枝條已經泛出了鮮活,綠色的生命漿汁在看不見的地方悄悄地涌動。

    誰都能感覺到,春天邁著輕盈柔曼的腳步走來了。

    那是一個無風的陽光金黃的中午,孫少平無意間向窗外瞥了一眼,突然看見外面院墻下爆開了一叢金燦燦的迎春花。

    他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,起身走出病室,來到這叢迎春花前。他久久地凝視著那叢黃亮耀眼的花朵,由衷地喜悅使他不由自主滿臉堆起了笑容。

    這就是生命!沒有什么力量能扼殺生命。生命是這樣頑強,它對抗的是整整一個嚴寒的冬天。冬天退卻了,生命之花卻蓬勃地怒放。你,為了這瞬間的輝煌,忍耐了多少暗淡無光的日月?你會死亡,但你也會證明生命有多么強大。死亡的只是軀殼,生命將涅磐,生生不息,并會以另一種形式永存。只要春天不死,就會有迎春的花朵年年歲歲開放。哦,迎春花……他在那片黃花中依稀看見了一頭白發滿臉皺紋的母親。為什么此刻想起了母親?母親……他抬起頭,一群白鴿掠過蔚藍色的天空,羽翼發出了嗡嗡的震蕩聲……他聽見遠方傳來海的呼嘯;他看見,曉霞偏歪著腦袋,微笑著,赤腳踩踏光滑如緞的浪脊在遙遠的地平線上跳躍著奔來,鬢角上插一朵金燦燦的迎春花閃射著耀眼的光芒……

    “哥……”

    他聽見背后傳來一聲呼喚。

    他轉過身,眼睛被陽光晃得一陣發黑。

    一個黑色的瞬間之后,他才辨認出站在他面前的是金秀。秀的臉就是一朵花。到現在他才驚訝地發現,秀竟然不再是個小孩子了,而是這樣一個漂亮嫵媚的大姑娘了。

    他看見他面前的秀有點局促。為什么?她從來不會在他面前感到不自然。為什么……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臉——那塊該死的疤痕。一定是這道可怕的疤痕使秀感到難堪。一種無名的痛苦即刻涌滿他的心間。你這副該死的、丑陋的面孔,怎么配立在這里象一個江南白面書生優雅地觀賞美麗的花朵?你怎么又可以面對這花朵一樣美麗的秀呢?你應該立刻滾回大牙灣,滾到井下,滾到黑煤堆里!你只有和那個環境才是協調的!

    “哥……”

    秀又叫一聲,抬起頭看了看他,欲言又止。她又在同情他,為他的不幸而難過。瞧,孩子的眼里都旋轉著淚水!“我……什么時候能出院?”他只是這樣問了一句。他渴望立刻離開這地方,離開省城!

    “還得一段時間……你別著急。”秀說著,從自己的衣袋里摸索著掏出一封信。

    她把這信遞到他面前,說:“這是……給你的信。”信?誰給他來的信?家里?惠英嫂?

    他剛把信接過來,金秀就背轉身走了。

    信皮上無一字。封口也沒封。

    孫少平立刻抽出信紙。他只看見“哥,我愛你……”幾個字,就閉住眼發出一聲呻吟般的嘆息……

    下一章:
    上一章:

    95 條評論 發表在“第三部 第52章”上

    1. 傻蛋說道:

      少平對煤礦有感情,熟悉煤礦的管理,也有改進煤礦落后技術的理想,他不能下井,參與到管理或學習技術(少平還年輕)從事技術工作都應是一個合情合理的安排,可愛的金秀知道他可愛的哥哥與惠英的故事,痛苦地成全了他們。金秀太可愛了,太偉大了。

    2. 讀書說道:

      “一些人因為苦而竭力想逃脫受苦的地方;而一些人恰恰因為苦才留戀受過苦的地方!”很有哲理!

    3. 天明說道:

      少平和金秀的愛情太突然了

    4. 水草說道:

      那個時代的人,那個超越一般人境界的群像,有誰能做到獨戀一種精神,而且義無反顧,又有誰會因為一種情愫,選擇艱辛的生活。

    5. 說道:

      好感動啊!

    6. 匿名說道:

      少平是幸運的,也是幸福的。他付出了,也得到了。特別是少平得到了兩個優秀女孩的愛情,那個時代的大學生可是天之驕子啊!

    7. 不愛說道:

      他看見,曉霞偏歪著腦袋,微笑著,赤腳踩踏光滑如緞的浪脊在遙遠的地平線上跳躍著奔來,鬢角上插一朵金燦燦的迎春花閃射著耀眼的光芒……

    8. ndchend說道:

      g感動!

    9. 這樣的一個人說道:

      寫的真好!經過這次事故,少平也經歷了一次生命的洗禮。一個人的幸福不在于他得到了最好的東西,而在于他得到了他喜歡的東西。

    10. 匿名說道:

      結尾有些出乎意外。

    11. 匿名說道:

      秀與少平的愛情有些牽強,不自然,也不怎么感人。他和曉霞、惠英似乎比較自然

    12. 山丹丹說道:

      路遙偏愛少平:秀不愛顧養民了,主動追求了這個煤礦工人。少平有魔力

    13. 匿名說道:

      不婉惜,不呼喚,我也不啼哭……金黃的落葉堆滿我心間,我已經再不是青春少年……

    14. 水各耳日說道:

      社會變遷不可怕,可怕的是文化認同的變化、價值取向的變化,真慶幸,我們也經歷過那樣純真的年代!

    15. 匿名說道:

      孫少平無論走到哪都有愛情的滋潤與老天的照顧,因此他是幸運的!

    16. 小小的世界說道:

      少平啊,我不知能用悲涼的英雄主義色彩來描述他,英雄身上自然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,可以說自帶光環,但是內心的寂寞和苦楚又有誰能看的懂呢,一個和命運抗爭了十幾年,將最好的年華作為代價,換來一個心目中的理想世界,這不能說錯,也無法用語言來表達,生活只能向前,別無選擇。

    17. 銀鈴般的笑聲說道:

      小說讀到這兒,不禁覺得路遙對于故事情節的構思還是不如文筆那么優美。特別是在第三部交代個個人物結局上,太富戲劇化,發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,讓人張口結舌。越到后面似乎越是在刻畫孫少平這個可悲可泣的人物上的優點,太多悲劇發生在他身上他卻又沖破了出來,感覺像中國版的保爾柯察金,失去了小說一開始那樣的魅力。同時對于田曉霞的死,讀者我在閱讀期間一提到她的字眼便哭了出來,田曉霞的死讓很多人不能接受,特別是今天的我們,這似乎是小說的一大敗筆。

      • 千里馬說道:

        前面內容非常同意,小說結尾寫的好像太倉促,很多事情沒有鋪墊,太突兀,轉折的太突然。金秀怎么會突然愛上少平? 本來她突然跟上顧養民就很不自然,整篇文章對金秀的感情描寫偏少,突然又用大手筆來左右主角。
        曉霞的死絕大部分讀者都會不爽,但作者用她的死做了劇情反轉,心里描寫又很細膩,賺取了大家的眼淚,還是很成功的。雖然我也一百個不愿意。。。

    18. 匿名說道:

      看著看著就快結局了……

    19. 我日你媽賣批說道:

      嗯嗯,還行

    20. 匿名說道:

      我讀到這里,感覺挺惡心的,這個作者也挺‘文青’的

    21. 匿名說道:

      你付出的太少,不值得接受生活如此的饋贈。你應該在以后短暫的歲月里,真正活得不負眾愛……他在內心向自己發出忠告。

    22. 匿名說道:

      他還能對生活有什么抱怨呢?生活是這樣地厚愛他,使他在任何時候都有溫暖的感情包裹自己的身心。

    23. 平凡的人說道:

      生活中的某種巧合總會讓人以為是天意的安排。

    24. 11223說道:

      我覺得少平和惠英嫂子結婚最合適

    25. 匿名說道:

      挺有感觸的一本好書,雖然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,但也是尾隨了那個時代。當今時代很多人都迷失在了金錢權利的迷霧中,忘了自己可以為什么活。

    26. A澤說道:

      即使一個小人物 內心情感依然異常飽滿和豐富 每個人的生活 生命中總有許多許多的轉折點 而你和我又會怎么去抉擇呢?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最近更新
    隨機推薦
    703彩票平台703彩票主页703彩票网站703彩票官网703彩票娱乐 鄢陵 | 晋江 | 淮安 | 大庆 | 长兴 | 琼中 | 大庆 | 遂宁 | 雄安新区 | 梅州 | 黔东南 | 图木舒克 | 石狮 | 晋江 | 广饶 | 眉山 | 果洛 | 三沙 | 仁怀 | 临汾 | 梅州 | 襄阳 | 宜宾 | 开封 | 抚顺 | 台湾台湾 | 铜陵 | 三河 | 仙桃 | 汕头 | 图木舒克 | 阿拉善盟 | 燕郊 | 日照 | 万宁 | 淮北 | 乐山 | 青州 | 南安 | 昆山 | 白银 | 东营 | 如东 | 鄂尔多斯 | 铜川 | 林芝 | 南通 | 毕节 | 楚雄 | 克拉玛依 | 韶关 | 广安 | 三亚 | 济南 | 永康 | 贵州贵阳 | 焦作 | 东方 | 甘南 | 晋城 | 德宏 | 临猗 | 阿拉善盟 | 随州 | 绵阳 | 阜新 | 晋城 | 神农架 | 芜湖 | 七台河 | 芜湖 | 庄河 | 博尔塔拉 | 东台 | 儋州 | 毕节 | 黑龙江哈尔滨 | 桂林 | 怒江 | 哈密 | 丹阳 | 云南昆明 | 青州 | 茂名 | 石嘴山 | 安庆 | 甘孜 | 宿迁 | 巴彦淖尔市 | 无锡 | 河北石家庄 | 宜宾 | 广西南宁 | 昌都 | 德阳 | 泸州 | 乐平 |